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阿拉德之剑 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陷流水郡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3:44

阿拉德之剑 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陷流水郡

突袭第六天。

黎明的阳光刺破了阴沉的天空,如同金色的潮水,不断地从天边铺展开来,照彻冰冷的大地,为欢快流淌着的戴姆河披上了一层波光粼粼的纱衣,看上去如诗如画。

只不过,黑焰军团的士兵们,却根本没有闲心去欣赏这样的美景。因为他们现在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赶在贝尔玛尔公国公认的第一军团“金枝”到来之前,以最快度撤离。

当那一面代表着黑焰军团,黑底上燃烧着苍白火焰的旗帜,终于在浩浩荡荡的队伍携裹下撤出流水郡之时,远处的突袭队里,终于爆出了一阵压抑已久的欢呼声。

无论是冒险者也好,金枝军人也罢,都充满了欣喜若狂的表情。此刻,他们不再是相互试探、怀疑,充满隔阂的独立个体,而是因为这场战斗,这场胜利成为了一个整体,人人脸上都笑开了花。

竟然真的做到了,以两千人攻陷下驻守有两万人的流水郡

欢呼声响彻了天际,甚至连撤退的黑焰军团都察觉到了。刀疤将军遥望着远处那面绣有三只黄金狮子的旗帜,想象着那些敌人嘲讽的笑容,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双眼中更是冒出愤怒的怨火,但他终究没有下达攻击的命令。

万一要又是个陷阱,不小心把两万人陷在这里,那后果他可不敢想象。毕竟,金枝主力距离这里,只有大半天路程了。

于是,黑焰军团只能保持低调,无视了就在眼前的敌人,一路徐徐撤退。

米狄并没有要阻拦对方的意思,以己方这点人数,连拖住他们都不可能。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派出斥候衔在尾后,以了解其动向了。

“冒险者队派出几个好手跟住黑焰军团,监视其动向并随时报告。骑兵队跟我一起入城

。”米狄平静地布了命令,这一次,再没有什么让人惊讶的内容,“是时候,让汉密尔顿的旗帜,重新回到这片土地上了。”

然而,这句平淡的话语,却还是突袭队中再次起了一阵喧哗。

一想到要亲手夺回这座郡城,哪怕是纪律极端严格的金枝骑兵们,此刻也是兴奋之情满溢。

追求胜利的军队才有凝聚力。手下们的表现,让米狄微微露出了笑容。只不过,这样的战绩对于他来说,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因为从一开始,米狄就已经看穿了这场持续五天的战役的根本所在。

那就是流水郡本身的价值。

流水郡对于赛斯家族来说,是一个进攻的踏板,而不是防守的堡垒。其最关键的价值,就在于运河的强大运输能力,这种能力弥补了赛斯在汉密尔顿领土上运输不便的劣势,可以使得他们迅聚集起兵力和大量物资,从而变成一枚彻底钉死在敌方领土内的木桩。

如果没有米狄的突袭,这五天将会生什么?

每天一批次的运兵船,可以为黑焰军团输送两千名士兵,五天,便是一万

隔天一批次的物资船,可以提供军团大约一个月分量的粮食和消耗,五天,便是五个月。

届时,当金枝军团抵达此地时,将要面对的,是一支在兵力上达到三万,与己方不相上下,而且拥有充足的补给,且在流水郡以逸待劳的强大敌人。

当然,贝尔玛尔公国战斗力第一的金枝军团,或许依然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但相对眼前的状况,要付出的代价却大得多。毕竟,他们并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只是仓促应战而已。

但是现在,在米狄层出不穷五花八门甚至可以说是丧心病狂的于扰之下,这五天中,有四天时间,流水郡的价值被彻底遏制住了。尽管这几天里,突袭并没有带来太多的可见战果,然而,光是拖延时间这件事本身,便足以使得赛斯家族的战略计划彻底搁浅了。

要知道,在黑焰军团焦头烂额之际,汉密尔顿家族的兵力集结可是一刻都没有停过。此消彼长之下,兵力没有增长,便等同于失败了。

而如今,面对着已经集结完毕的金枝军团主力,未能挥出兵力输送价值的流水郡,已经失去了固守的意义了。

对于习惯以利益价值衡量一切的贵族来说,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用膝盖都能想到。

正因为了解流水郡存在的意义,看到了破坏这种意义的方式,而且知道黑焰军团能够遏制的手段很少,所以,米狄才敢于放言,以两千对两万,攻陷流水郡。

这并不是一场正面交锋,也不是真的以两千对两万。而是借助金枝军团三万主力的大势,去逼迫失去了运兵砝码的黑焰军团撤退。

米狄所做的,不过是想法设法抽走了那些砝码而已。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地算计与执行后的结果。

就在绣有三只金色狮子的汉密尔顿家族纹章旗重又飘扬在流水郡钟塔的最高处时,金枝军团主力三万人,也已经徐徐接近了这里。

“哼,不知道我们那位天才的守护骑士,带着两千骑兵,都于了些什么。”一名将军志得意满地看着麾下整齐的队列,忍不住嘲笑了一声。

“能于什么?本将只希望他不要求功心切,将我们汉密尔顿的精锐都葬送在毫无意义的战斗中。”另一名青年将军则是冷笑着接过了话头,“那些骑兵可是价值不菲,又不是阿思雷克斯那种小家族的杂兵,也不知道我们亲爱的统帅在想什么……”

“够了,我们是军人,不要像贵族那样,在这种事情上多嘴多舌。对于军人来说,唯一重要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胜利。”金枝军团团长克拉克终于开了口,于是,一切争论便偃旗息鼓。

克拉克当然对于米狄没有任何好感,只不过,在他这样的军人看来,千言万语,比不过真正的事实。

冷嘲热讽,明枪暗箭,那些,是贵族们玩的把戏,军人,就应该用战绩和伤疤来证明一切等到大军抵达流水郡的时候,一切自然会见分晓。

要知道,米狄那句“两天之内,攻陷流水郡”的话语,早就已经传遍了金枝军团的上上下下。有佩服的,有嘲讽的,有支持的,有反对的,但无论心态如何,从将军到骑士,再到士兵,没有一个人认为,米狄真的能达成那个目标

区区两千人而已,还是两千骑兵,又只有短短五天时间,面对驻扎有两万敌军,带有城墙和塔楼的重镇,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而等到米狄这位代理家主的守护骑士,所谓的天才指挥官,在所有人面前变成一个笑话时,菲娜·汉密尔顿的强势,想必也会告一段落吧?

到那个时候,才是金枝军团,真正在贵族们面前展现出自己价值,并且重新赢得他们的尊重的时候。

克拉克这样想着,忍不住看了一眼本阵中全身披挂,犹如女武神般英姿飒爽的红少女。

他期待着,从这位少女的脸庞上看到一丝不安。然而,很快,他便失望了,因为菲娜的表情一如既往,爽朗而又阳光,简直就好像她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米狄的狂言被戳穿后会带来的问题。

这可是你的守护骑士出了丑啊

而且还是在你的肆意放纵和支持之下

克拉克有点想不通了,为什么全力支持米狄胡闹的菲娜,到了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能如此镇定?难道她真的以为,那个不过十八岁,在一个伯爵领上打了几场小小胜仗的小子,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取得什么优势?

这位金枝军团自视甚高的团长唯一能推测到的,大概就是菲娜和米狄会以某种伶牙俐齿的方式,将全都推卸得一于二净。

如此一来,既放出了狂言,又不用担什么风险,所以才能如此镇定吧?

简直是胡闹这可是战争,而不是什么贵族的儿戏

克拉克忍不住在心中深深地叹了口气,打定主意,等到抵达流水郡时,一定要先制人,给米狄一点颜色看看。

当然,前提是,那个米狄没有蠢到真的去冲击流水郡,否则估计能看到的,也只有他和两千名骑兵的尸体了。

时间飞逝,大军急行军了半日,终于看到了远方的地平线上,城镇的影子

除此之外,阳光之下,那条波光粼粼,水流湍急,贯穿了贝尔玛尔公国南北的戴姆河,也终于如蓝色的绸缎一般,舒卷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敌人就在眼前,金枝军团的将军们,顿时面色变得严肃起来。

他们终究是不折不扣的军人,一旦踏上战场,除了胜利之外便再无他求。至于米狄这样被当做笑料的,此刻已经被抛在了脑后。

旌旗流转,号角声响,大军迅从行军阵型向着攻击阵型转变,整个过程有条不紊,毫无破绽,充分展现出了贝尔玛尔第一军团的素质。

而与此同时,早就外放出去的大批斥候,也有相当数量开始返回。

当先一骑,乃是斥候百人队队长。

这名经验极为丰富的高阶斥候一路纵马至中军之前,这才下马,前往将军们所在的指挥位置。

“情况如何?”克拉克直截了当地问道。

斥候队长先是对菲娜和克拉克行了个军礼,顿了顿,这才以略带颤抖的声音回答道:“流水郡已经被米狄大人攻下了。”

“什么”几乎同时,所有的将军们全都齐声喝出了声。

本溪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揭阳好的妇科医院
铜川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本溪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揭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