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独家评论3

发布时间:2019-10-13 06:26:23

  独家评论

  背景:7月16日上午,中国足协在香河基地为即将出征东亚杯的中国男足进行了动员大会。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亲自出席并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讲话,蔡振华告诉众国脚:与泰国队的比赛是一次耻辱,中国队要知耻而后勇。另外,新国家队再看《亮剑》励志,惨败历史被当做《耻辱》传送给青年国家队收看。

  足协开整风会,蔡振华到会传达中央领导指示说要像抓奥运一样抓足球。现场气氛一时有些凝重,泰国人说不如我来讲个笑话吧:听说你们要参加东亚四强赛。

  严格来说,东亚四强赛其实是上古时代的名称,全称是戴拿斯杯东亚四强赛,始于1990年。

  首届戴拿斯杯东亚四强赛在北京开战,高丰文率领的国足在循环赛阶段连克朝鲜和日本,提前定下与韩国的决赛席位。决赛再遇韩国,在被韩国人先进一球,门将傅玉斌在禁区外对金铸城犯规被罚下后,少一人的中国队却知耻后勇,与韩国队激战两个钟不分胜负,点球决胜罚到第七轮,才因中卫郭亿军踢失皮球遗憾落败。那是国足对韩国队的最经典一役,没有之一。

  八年后,第四届东亚四强赛移师日本,刚接掌国足的霍顿成功借用霍奇森的战术思路,一笔写不出两个霍字,大巴式纵深防守加犀利反击让国内土教练和球员目瞪口呆,看着刚从十强赛的灰头土脸中走出来的国足胜香港,惜败韩国,与日本踢得荡气回肠,那一日,黎兵头顶脚踢,杀得川口能活不能活,令所有电视机前的球迷热血贲张,若不是范志毅射失点球,国足便是冠军。可惜那也是中国足球最后的完美抗日记忆,从此绝唱。

  以上碎片,是我对东亚四强赛的记忆,年轻人请务必莫以高洪波的战绩来叫板,因为在东亚四强赛的时代,中日韩均以举国精英出战;而停牌五年,于2003年换了一个东亚锦标赛的名字重新开盘的该项赛事则越来越水,日、韩都以二线队应付,所以纵然高洪波终结了32年不胜韩的历史,却也不值大惊小怪。

  实际上,从东亚四强赛到东亚锦标赛,改头换面的原因说是为了人类的健康,拒绝烟草公司继续赞助体育比赛。但我以为在拒绝烟草广告之外,未必便没有拒绝虚假广告的考量。十年之前,虽然还轮不到泰国人叫板,但日韩同行却已在一边窃笑,你丫分明就是东南亚四强嘛。

  未来的历史也许会如此记载:2003年,是中国社会的重要时间节点,从那一年开始,节操坠地,房价升天,后人有擅长春秋笔法者,谓之黄金十年。2003年,同样也是中国足球的重要分水岭,在此之前,中国足球满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纵是屡败却屡战,多少还能让球迷哭一声金州不相信眼泪,悲一回只差一步到罗马;在此之后,中国足球只能在亚洲的范围里人尽可夫屡战屡败悲剧草泥马,二流直向下流去,奔流到海不复回。

  江河日下,人心不古,满目末世情节,但肉食者已习惯性失明,依旧信奉思想工作的宇宙真理,鼓吹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的唯心主义。值此国足背负被泰国青年军洗礼的耻辱征战东亚杯继续找虐之际,足协又一次打出集体观看《亮剑》,以及睡觉前没收的套路。

  国足收的历史几乎和的历史一样漫长,《亮剑》壮行的套路也可追溯到朱广沪时代。2007年亚洲杯赛前,国足集体观摩《亮剑》,一时豪情万丈,结果小组赛后便打道回家。四年后,主教练换成了高洪波,又是亚洲杯,又是《亮剑》,结果国足再次止步小组赛。非但无剑可亮,相反连亚洲杯这一曾是国足唯一可以找回相对体面的阵地也彻底沦丧。西谚云人类不可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国足如今居然要看第三遍《亮剑》自愚,悲壮得一如那位段子里进山猎熊的猎户。

  天道有常。电视剧《亮剑》本是意淫极品,不但阉割了原创小说的后半部,还是开创横店抗日模式的二时代作品,而国足竟然想要从中借取胆汁和热血,实是自取其辱。

  这许多年,我曾反思中国足球与韩国足球的差距究竟出于怎样的原因,后来想到民族文化大概是不可忽视的一种。曾几何时,络造谣者将韩国人塑造成窃取中国一切优秀文化的小偷,然后群起攻之,然后很是享受自娱自乐的自慰快感。但联想起蔡副局长传达的中央领导指示用词,我很悲哀地发现有过唐诗宋词如此颠峰华美的汉语,在经历几番蛮族的屠虐之后,已经粗俗到庙堂之上出口便是整、抓,络之中唯顶风行的境地。

  口中亮剑,手中无剑,只能内心犯贱。我说的不只是国足。其实,无论承认与否,其实中国足球与韩国足球的差距,要远比《亮剑》与《华丽的假期》之间的差距小得很多。

  (凤凰体育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节能
民生风情
旅游趣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